每一個人,不論他是否是一名潛水員,都與海洋保持著獨一無二的關系,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關系會不斷地起伏變化。而對于保羅·德格爾德來說,他與大海始終保持著一種快節奏、複雜卻強有力的關系。從童年時期快樂親密地接觸大海,到成爲一名澳大利亞海軍清關潛水員,再到2009年因遭到鲨魚襲擊而失去了一部分右臂和一條腿,如今,德格爾德現正作爲一名熱情的鲨魚和海洋保護倡導者活動著。演講、寫作、電視節目(如探索頻道的鲨魚周欄目),保羅·德格爾德正通過各個平台努力倡導著鲨魚保護的理念,並在此過程中,産生了一些關于人類與海洋互動的深刻見解。

PauldeGelder

問:這麽多年來,你與水肺潛水的關系是如何變化的?

保羅·德格爾德:2005年,當時我28歲,想要從陸軍空降隊(傘兵隊)轉移到其他崗位,于是我參加了海軍清關潛水員培訓的第一階段。從天空到大海是一個很大的變化。幾周過去,我從對水肺潛水的一無所知,逐漸做到能夠在一艘軍艦下搜尋炸彈。一旦認定一件事,就會奮力不停歇地去做 —— 這是我做所有事情的原則,也是這個原則幫助了我成功適應了這個大轉變。經過一年的訓練,我成爲了一名海軍潛水員,能夠利用循環呼吸器在夜間潛水,進行長距離偵察任務、借助爆炸工具、防護帽進行水下戰爭傷害修複工作,甚至完成陸地的拆除和水雷的安置。這是我生命中最困難的一年,但我仍十分熱愛這份工作。但我的職業生涯在2009年被打斷了。這一年,鲨魚奪走了我的一只手和一條腿。自此,我作爲一名教練留在海軍。即使我重新擁有了配備所有裝備的資格,但指導他人而不是親自去做我喜歡做的事情,這令我並不滿意。並且,在當時,以我的身體狀況,我很難再重新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中。于是,2012年,我離開了海軍,並無意間開始做一些激勵人心的演講。公開演講,對于當時的我來說,是唯一一件讓我比鲨魚更害怕的事情。接著,我參與了探索頻道的鲨魚周欄目,再一次,我冒著生命危險做起了我所熱愛的事情。此時此刻,對我來說,任何情況都不算太糟糕了。

問:對于那些想要學習潛水但身體不便的人,你會給他們什麽建議?

保羅·德格爾德:別想太多,即刻開始准備吧。其實除了你自己的不安全感之外,沒有什麽能夠阻止你。克服它並接受它。人生就是由一個個故事組成的。其中,一些故事很小很平凡,但也有一些故事很大很深刻,值得你記住和談論一生,就像潛水。熱衷潛水的人,大多都不會因想太多而怯于行動。

問:這麽多年來,你和鲨魚的關系是如何變化的?

保羅·德格爾德:我曾經非常害怕鲨魚。但現在我會擔心潛水時遇不到它們。以前,因爲缺乏鲨魚相關的知識,我總是對它們保有強烈的恐懼,尤其還是在水中。但在我遭遇鲨魚襲擊後幸存下來,並成爲一件全球新聞事件的當事人後,爲了被要求更好地在電視上講述其他鲨魚襲擊事件(在澳大利亞普遍發生),我有些被迫地開始擴展自己的知識。如此,我可以更有信服力地傳播正確的知識,教育人們正確看待人與鲨魚的關系,保證人類和鲨魚兩者的安全。現在,如果我水中遇到了鲨魚,你一定會看到我滿臉的笑容,有些時候,我的面鏡甚至會因此漏水。

問:是什麽激勵你成爲一名熱情的鲨魚保護倡導者?

保羅·德格爾德:在軍隊工作的12年,教會了我如何爲他人服務。去保護那些可能無法保護自己的人,是我一直以來,退休時也沒有停止的使命。我所做的,能夠幫助那些受到殘酷對待卻難以發聲的人們。這個星球和我們的海洋不是傾倒場,也不是所有人肆意享受的場合。它們是我們存活條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沒有其中任一,我們都會死去。如果沒有人真正意識到人類犯錯了,犯了什麽錯,我們就會忘記過去,並重蹈覆轍。沒有理解和知識,我們會感到恐懼。 我們是一個非完美的、會犯錯的群體,但我們同樣有能力做出偉大的事情。我希望將來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像我和世界各地的愛護鲨魚的朋友們一樣,學會關懷鲨魚。

tiger shark dive paul de gelder
Photo: Shutterstock | Michael Bogner

問:你對于環境保護的熱情是如何幫助你成爲素食主義者的?

保羅·德格爾德:那時,我在非洲與我的朋友Damien Mander(他負責管理國際反偷獵基金會)一起拍攝反偷獵紀錄片,他告訴我爲什麽他成爲素食主義者。他說當他意識到自己在努力保護動物的同時吃動物,就覺得自己像是個僞君子。他的話讓我感到緊張,因爲我正在和曾經的他做同樣的事情,而我也十分厭惡僞君子。于是,我以身作則,開始成爲素食主義者。剛開始只堅持了3天,哈哈哈。我只是不明白該怎麽做。幾個月過去了,我的生活中不斷出現著越來越多的素食主義者朋友,他們把素食主義的理念傳播給我。這就像是上天特意布置的一個情景,當發生這種情況時,我相信自己會被告知某事,並且需要我仔細聆聽。于是,我決定再試一次,慢慢來。首先不再吃袋鼠,然後是其他紅肉,然後是雞肉,然後是海鮮(我的最愛),最後是雞蛋。自此,我再也沒有打破過素食的原則。3年多過去了,我依舊樂于做一名素食主義者。我告訴自己,借助谷歌,這些日子我可以過得容易,而且我能夠收獲健康,保持良好的肌肉質量,最重要的是,靈魂深處,我感到十分舒適。令人驚訝的是,自從我開始吃素以來,相比以前經常受傷,我的關節或肌腱沒有再産生因訓練而得的任何不良反應。我也強烈建議大家去試著做一名素食主義者。當你開始不吃動物時,你身邊或許會出現很多帶有偏見的聲音,但是堅持一段時間後,你就能夠學會將這些外來的嘈雜聲音抹去,學會沈靜下來,堅定決心。

問:探索頻道的鲨魚周欄目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麽?

保羅·德格爾德:我喜歡成爲鲨魚周的一員。 我知道有人喜歡它,也有人討厭它,我完全同意其中一些誇大其詞的言論,但單從口頭說,僅從事件外的角度出發,你不能改變任何東西。我會說出我想要表達的任何東西,分享我對鲨魚保護的熱情。我會向他們展示鲨魚是令人敬畏的、較爲凶惡的掠奪者,但作爲一種進化奇迹,它們也深受著公衆的誤解。 人們需要記住,它不是“鲨魚紀錄片周”,它是鲨魚周,它涵蓋了有關鲨魚的一切 —— 驚險的鲨魚電影、科學、冒險、驚險刺激的故事、電影攝影、鲨魚社區等等,所有關于鲨魚的東西。在完成這項工作的過程中,我跟隨著自小就欽佩的偉人的腳步,繼續著他們留下的珍貴事業,充滿希望地以稍顯娛樂性的方式激勵、教育像我一樣的人。

問:你認爲作爲 PADI 潛水員,參與海洋保護的主要方式有哪些?

保羅·德格爾德:方法不難,因爲全世界都有很多團體正在試圖改變現狀。每次被問到這個問題時,我的首要建議始終都是從當地入手。找到一個你可以與之相伴的團隊,如果能夠和朋友在一起,就更加有趣了;如果沒有,也許你可以聯系更大的團隊並詢問他們是否會幫助你開始自己的當地環保行動。保護行動總是應該從你自己的“地盤”開始。

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關于保羅·德格爾德和他鼓舞人心的故事,請訪問他的網站或在Instagram上關注他。想和鲨魚一起潛水並幫助鲨魚嗎? 了解更多關于鲨魚保護計劃並參與其中的一個好方法就是獲得Project AWARE鲨魚保育專長課程認證並訪問 ProjectAWARE.org.

Share This